专业研究
专业研究
The current position:
Homepage
/
/
/
地产视角: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就结算前事项向承包人索赔?

地产视角: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就结算前事项向承包人索赔?

(Summary description) 一、案例引入     甲公司下属的常州分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甲承包乙车间二、三等工程。合同签订后,甲履行了合同义务。2018年10月20日,双方就工程款支付签署竣工结算付款协议书。2019年1月18日,双方签署了工程结算表,但乙未按约支付工程款。乙方认为甲方工程款存在重复计算。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范围包括房屋桩基工程,原告在合同价外又计算了基础桩基750000元;车间二、三的门窗没有按照设计要求施工,具体为型材壁厚、玻璃厚度及中空距离均没有达到设计标准;乙方已支付工程款880多万元,甲方仅开具发票1500000元,乙有权拒绝支付工程款。甲没有及时开具发票造成被告方抵扣损失的,应当从工程款中扣除……。     二、争议焦点     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对承包方进行索赔?     三、法院判决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双方于2019年1月18日形成的工程结算表,属于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被告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四、律师观点     本所律师认为,在工程结算时,若发包人未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的权利,则结算完成后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前的事项进行索赔。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工程完工后,双方应按照约定的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以及索赔事项,进行工程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规定:“发承包双方在按合同约定办理了竣工结算后,应被认为承包人已无权再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承包人在提交的最终结清申请中,只限于提出竣工结算后的索赔,提出索赔的期限自发承包双方最终结清时终止”。《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了竣工结算是基于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及索赔事项进行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虽然仅规定承包人在结算后无权再向发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但发包人作为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关于“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的规定,民事主体受平等保护,平等保护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民事责任的统一,即民事权利受到侵害后,权利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二)民事主体救济程序的平等,因此,权利受到侵害后,发包人与承包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故发包人也无权向承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发生事项进行索赔。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行为人可以明示或者默示作出意思表示。沉默只有在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或者符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时,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默示指的是行为人没有通过书面、口头等积极行为的方式表现,而是通过行为的方式作出意思表示。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法律属性,发包人签订结算协议的默示行为,即可推定发包人对协议中未申明保留的权利构成默示放弃。因此,在进行结算时发包人如果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权利,则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完成前事项进行索赔。     五、律师建议     建设工程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的法律属性,因此,发包人和承包人在工程结算时应对索赔相关事项一并进行处理或在结算协议中保留索赔的权利,避免签订结算协议后无法向对方进行索赔事件的发生。     六、相关案例     (一)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13民终1169号   二审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因存在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除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结清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的,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本案中,江苏建工于2014年1月3日将案涉工程交付光中公司,光中公司与江苏建工于2015年2月9日对江苏建工已完成部分工程价款进行结算并达成一致意见,确定工程结算价为158991815.5元。在双方就结算达成一致意见前,工程逾期竣工的事实已经产生,逾期竣工导致江苏建工应承担的违约责任也已经确定,但光中公司在确认结算审定报告时并未保留对江苏建工在施工过程中的违约行为提出相关索赔权利。光中公司在工程价款结算2年后又以江苏建工之前存在逾期竣工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对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二)福建省武平县人民法院-(2017)闽0824民初1602号   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施工结算时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存有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

地产视角: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就结算前事项向承包人索赔?

(Summary description)



一、案例引入





 






 

甲公司下属的常州分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甲承包乙车间二、三等工程。合同签订后,甲履行了合同义务。2018年10月20日,双方就工程款支付签署竣工结算付款协议书。2019年1月18日,双方签署了工程结算表,但乙未按约支付工程款。乙方认为甲方工程款存在重复计算。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范围包括房屋桩基工程,原告在合同价外又计算了基础桩基750000元;车间二、三的门窗没有按照设计要求施工,具体为型材壁厚、玻璃厚度及中空距离均没有达到设计标准;乙方已支付工程款880多万元,甲方仅开具发票1500000元,乙有权拒绝支付工程款。甲没有及时开具发票造成被告方抵扣损失的,应当从工程款中扣除……。

 






 





二、争议焦点





 






 

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对承包方进行索赔?

 






 





三、法院判决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双方于2019年1月18日形成的工程结算表,属于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被告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四、律师观点





 






 

本所律师认为,在工程结算时,若发包人未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的权利,则结算完成后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前的事项进行索赔。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工程完工后,双方应按照约定的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以及索赔事项,进行工程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规定:“发承包双方在按合同约定办理了竣工结算后,应被认为承包人已无权再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承包人在提交的最终结清申请中,只限于提出竣工结算后的索赔,提出索赔的期限自发承包双方最终结清时终止”。《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了竣工结算是基于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及索赔事项进行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虽然仅规定承包人在结算后无权再向发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但发包人作为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关于“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的规定,民事主体受平等保护,平等保护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民事责任的统一,即民事权利受到侵害后,权利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二)民事主体救济程序的平等,因此,权利受到侵害后,发包人与承包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故发包人也无权向承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发生事项进行索赔。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行为人可以明示或者默示作出意思表示。沉默只有在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或者符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时,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默示指的是行为人没有通过书面、口头等积极行为的方式表现,而是通过行为的方式作出意思表示。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法律属性,发包人签订结算协议的默示行为,即可推定发包人对协议中未申明保留的权利构成默示放弃。因此,在进行结算时发包人如果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权利,则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完成前事项进行索赔。

 






 





五、律师建议





 






 

建设工程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的法律属性,因此,发包人和承包人在工程结算时应对索赔相关事项一并进行处理或在结算协议中保留索赔的权利,避免签订结算协议后无法向对方进行索赔事件的发生。

 






 





六、相关案例





 






 

(一)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13民终1169号

 

二审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因存在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除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结清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的,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本案中,江苏建工于2014年1月3日将案涉工程交付光中公司,光中公司与江苏建工于2015年2月9日对江苏建工已完成部分工程价款进行结算并达成一致意见,确定工程结算价为158991815.5元。在双方就结算达成一致意见前,工程逾期竣工的事实已经产生,逾期竣工导致江苏建工应承担的违约责任也已经确定,但光中公司在确认结算审定报告时并未保留对江苏建工在施工过程中的违约行为提出相关索赔权利。光中公司在工程价款结算2年后又以江苏建工之前存在逾期竣工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对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二)福建省武平县人民法院-(2017)闽0824民初1602号

 

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施工结算时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存有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

Information

一、案例引入

 

 

甲公司下属的常州分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甲承包乙车间二、三等工程。合同签订后,甲履行了合同义务。2018年10月20日,双方就工程款支付签署竣工结算付款协议书。2019年1月18日,双方签署了工程结算表,但乙未按约支付工程款。乙方认为甲方工程款存在重复计算。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范围包括房屋桩基工程,原告在合同价外又计算了基础桩基750000元;车间二、三的门窗没有按照设计要求施工,具体为型材壁厚、玻璃厚度及中空距离均没有达到设计标准;乙方已支付工程款880多万元,甲方仅开具发票1500000元,乙有权拒绝支付工程款。甲没有及时开具发票造成被告方抵扣损失的,应当从工程款中扣除……。

 

 

二、争议焦点

 

 

建设工程完成竣工结算后,发包人能否再对承包方进行索赔?

 

 

三、法院判决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双方于2019年1月18日形成的工程结算表,属于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被告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四、律师观点

 

 

本所律师认为,在工程结算时,若发包人未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的权利,则结算完成后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前的事项进行索赔。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工程完工后,双方应按照约定的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以及索赔事项,进行工程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规定:“发承包双方在按合同约定办理了竣工结算后,应被认为承包人已无权再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承包人在提交的最终结清申请中,只限于提出竣工结算后的索赔,提出索赔的期限自发承包双方最终结清时终止”。《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了竣工结算是基于合同价款及合同价款调整内容及索赔事项进行竣工结算。《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13.6条虽然仅规定承包人在结算后无权再向发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所发生的任何索赔,但发包人作为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关于“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的规定,民事主体受平等保护,平等保护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民事责任的统一,即民事权利受到侵害后,权利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二)民事主体救济程序的平等,因此,权利受到侵害后,发包人与承包人享有平等的保护方法和责任救济方式”。故发包人也无权向承包人提出竣工结算前发生事项进行索赔。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行为人可以明示或者默示作出意思表示。沉默只有在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或者符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时,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默示指的是行为人没有通过书面、口头等积极行为的方式表现,而是通过行为的方式作出意思表示。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法律属性,发包人签订结算协议的默示行为,即可推定发包人对协议中未申明保留的权利构成默示放弃。因此,在进行结算时发包人如果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索赔权利,则发包人无权再对结算完成前事项进行索赔。

 

 

五、律师建议

 

 

建设工程结算协议具有清理发承包双方债权债务的法律属性,因此,发包人和承包人在工程结算时应对索赔相关事项一并进行处理或在结算协议中保留索赔的权利,避免签订结算协议后无法向对方进行索赔事件的发生。

 

 

六、相关案例

 

 

(一)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13民终1169号

 

二审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竣工结算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因存在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除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结清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的,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本案中,江苏建工于2014年1月3日将案涉工程交付光中公司,光中公司与江苏建工于2015年2月9日对江苏建工已完成部分工程价款进行结算并达成一致意见,确定工程结算价为158991815.5元。在双方就结算达成一致意见前,工程逾期竣工的事实已经产生,逾期竣工导致江苏建工应承担的违约责任也已经确定,但光中公司在确认结算审定报告时并未保留对江苏建工在施工过程中的违约行为提出相关索赔权利。光中公司在工程价款结算2年后又以江苏建工之前存在逾期竣工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对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二)福建省武平县人民法院-(2017)闽0824民初1602号

 

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在进行工程施工结算时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就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是否符合约定进行审核并提出相应索赔。索赔事项及金额,应在结算时一并核定处理。因此,除在结算时存有争议而声明保留的项目外,竣工结算报告经各方审核确认后的结算意见,属于合同各方进行工程价款清结的最终依据。一方当事人在进行结算时没有提出相关索赔主张或声明保留,完成工程价款结算后又以对方之前存在违约行为提出索赔主张,依法不予支持。

Scan the QR code to read on your phone

Related news

MORE>>

There is currently no information to display
Please add data record on website background.

CONTACT US

TEL

+86053166590815

Search

Address: 55-56 Floor, Jinan China Resources Center, No. 11111 jingshi Road, Lixia District, 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
Zip code:250014
Tel:
0531-66590815
Fax:0531-66590906
E-mail:
zhongchenglawyer@163.com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Follow our official account

JINAN AREA OF JOINTIDE LAW FIRM     鲁ICP备05025561号